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3-11-15 22:41

伊利亞得的「聖顯」現象學

宗教學理論介紹:伊利亞得的「聖顯」現象學
時間: Wed Mar  8 17:50:42 2000

※ [本文轉錄自 scriptures 看板]

作者: ichunglu(gulu) 看板: scriptures
標題: 宗教學理論介紹:伊利亞得的「聖顯」現象學
時間: Tue Mar  7 10:19:17 2000

伊利亞得的「聖顯」現象學


著名的宗教學者伊利亞得(Mircea Eliade)以跨文化比
較的方式從事宗教研究,他認為宗教研究的中心主題應是「神
聖」(sacred),而他也選取了與神聖相關的「聖顯」
(hierophany)事件,對其做現象學之類型分析,其首要關切
點,是要呈現出宗教經驗與世俗經驗的相異處(1961:17);伊
利亞得並認為這些宗教經驗是不斷重複的經驗,因此他的研究
就著重於呈現這些會重複的經驗。
從現象學對聖顯類型作分析,伊利亞得直接展示宗教人經
驗世界之範疇,包括對神聖之定義、聖顯之辯證關係、禁忌、
神聖時間、神聖空間、以及對宗教人的存有意義。
首先論及伊利亞得之神聖定義,他認為神聖具有對立並存
之性質(ambivalence),這種對立並存之性質使神聖同時呈現出
正反兩面之特性,例如神聖與褻瀆、純潔與污染。
其次論及伊利亞得之聖顯辯證關係,他認為聖顯之辯證
性,就是當人們判定「一件東西顯示出異於自身的某物」,此
時這件東西就被認為擁有神聖的性質。進一步詳細而言,當任
何東西具備不尋常、無與倫比、陌生的、完全的、怪異的性質
時,它就立即具有宗教魔力的力量(magical-religious powers),並
使人們對此具有魔力之東西尊敬或害怕,這是因為一般人認為
具有「完全」性質的東西並非來自這世界(1958:13-14),因
此就做一選擇,視此東西為神聖,而使其成為一聖顯事件。


第一節  禁  忌

如前所述,伊利亞得認為一物之所以具有神聖的性質,是
因此物被人們認為具有魔力,因而就彰顯為異於自身的某物,
而被認為是神聖。
在神聖彰顯的過程中,由於伊利亞得認為神聖者具有對立
並存的性質(ambivalence),這種對立並存之性質使神聖同時呈
現出正反兩面之特性,例如神聖與褻瀆、純潔與污染,因而他
認為人們對其產生了不確定性,並且為了面對這種不確定性所
可能引發的危險,進而使人們產生了種種的禁忌。
伊利亞得對禁忌之定義為:「任何物體、行動或人,自然
地或經由某些本體層次之改變,使其擁有或多或少不確定性質
之力量,因而成為禁忌」(1958:15)。

(一)不尋常和令人害怕的事物
伊利亞得將「不尋常或令人害怕的事物」之禁忌分為幾方
面討論。首先他認為對一個具有原始心靈之地區的人而言,外
來不尋常和新奇的事物所顯示出的特性,若是超出他們原有認
知的自然法則之外,就會被視為有危險,也就因此成為了禁忌。
然而伊利亞得認為這種的禁忌會隨著人們經驗的改變而改變,
其對社會控制之功能也隨之改變,他說:「一旦(這些不尋常
和新奇的)事物被(人們)熟悉,並將其處理、融入原有之觀
念體系中,它們就失去顛覆(其他)事物規則的所有力量」
(1958:15-16)。
其次伊利亞得又提到這系列禁忌的另一類型,這類型是:
「所有那些在自然規則之外或角落的事物;任何公共災難、不
尋常的不幸、違反自然的罪、或亂倫」(1958:16)。
最後他提到死亡和疾病也是這系列的禁忌的一種,伊利亞
得說:「死者和病人是嚴格地被限制,以致必須和社會的其他
人分離;甚而禁止去接觸、注視死人,或禁止提起死者之名字」
(1958:16)。

(二)適用於女性、性、生育、特殊處境之禁忌
伊利亞得解釋這類禁忌,主要都是因著:「某人或某事,
擁有暫時性集中的力量,或正處於危險的處境」(1958:16)。
例如適用於女性的禁忌,主因都是與女人週期性的經血有關。
    家有喪事的人,也是屬於這類型的禁忌之一。特別是乩童起乩時,
就必須避開處於生理期的女人以及家有喪事之人,否則乩童所流的血就
無法止住。
    在這類禁忌之中,還包括某些處於危險情境之人,例如漁民、軍人等。

(三)禁忌的人或物
與上一類禁忌不同的是,這類禁忌具有永久的性質;所禁
忌的人或物,都一直處於禁忌的狀態。

第二節  神聖時間

從儀式進行現象之分析,伊利亞得以類型學顯示宗教人之
生活範疇;以神聖時間而言,其所顯示的是宗教人時間的循環
性。由於伊利亞得努力於尋找被他稱為「宇宙宗教」(cosmos
religion)之所有宗教的根源。因而他以古代英雄的舞蹈、戰鬥、
婚姻做為典範行動,歷史上的各類宗教儀式都是對這「原型」
(archetype)典範行動之模仿。在伊利亞得的分析之中,各種
類型和時間、空間都可辯證性地彰顯神聖,也就是說,它們都
是異質的(nonhongenous),因此伊利亞得認為神聖時間與其他
時間相比,神聖時間具有異質的、非連續的性質。伊利亞得又
認為,這兩種時間根本上的差異,在於神聖時間是可反轉的
(revessible),因為它是原初神話時間的重現(1961:68);
而其存有上之辯證性是「重複」原初神話時間的存有。例如藉
著參與在週期性的節期中,參與者經驗到相同的神聖時間,這
是與世代以前相同的神聖時間,因此宗教人就得以回歸到原初
神話時間,伊利亞得並認為這種回歸顯示出一種存有論的意義,
因為在回歸之中,宗教人得到了「一個象徵式的重生」
(a symbolic rebirth)。
    伊利亞得對神聖時間,曾做如下的分類(1958:388-89):
   1.儀式時間(ritual time):一個儀式舉行的期間,這段
     時間是不同於接連在其前的世俗時間。
    2.神話時間(mythical time):藉由一個儀式、或僅藉
      由神話原型的某項行動而獲得。
    3.宇宙的週期(the rhythm of the cosmos):就像月亮
      的聖顯,這種週期性被視為啟示,這種啟示顯現出宇宙
      中一種根本的神聖力量。
    4.大自然的週期(the rhythm of nature):藉由大自
      然的週期,所展示、啟發的時間。例如Dyaks民族,他
      們以一天為單位,並依這天各時刻所顯示特別的“質”
      ,來判定當天是否幸運,因而就產生了「幸運與不幸運
       的時刻」(lucky and unlucky moment)。
若對伊利亞得之神聖時間類型做進一步分析,其中儀式時
間的選擇可以是屬於宇宙週期中的一些「固定點」,也就是在
節日中的儀式時間。除此之外也可以選擇任一時間,然而這種
選擇仍然必須符合大自然週期的「幸運與不幸運的時刻」。
進一步而言,神聖時間之範疇既可辯證性地彰顯神聖,並
顯示出宇宙週期之規律性、以及對大自然週期之「規定」。


第三節  神聖空間

神聖空間是伊利亞得聖顯類型的另一重要向度之研究,他
以古代的宗教現象作為研究的對象,特別是神話象徵的研究,
以此說明神聖空間的意義和類型。
就意義層面而言,伊利亞得認為神聖空間是一個與世俗空
間異質的空間,他對此表示:「每一個神聖空間都暗示著一個
聖顯事件,也就是神聖的「介入」(irruption),這種介入導致
某一範圍區域與其周圍世俗環境分離,並且呈現出不同的質」
(1961:26)。在此,神聖彰顯過程中指引出一個異於世俗空間
的神聖空間,這種“指引”,伊利亞得稱之為「定向」
(orientation)。
神聖空間的聖顯過程,當其成為一個原型模式之後,人類
就開始模仿這種原型模式,使得這種原型模式不斷地被「重覆」,
因此伊利亞得認為每一個神聖空間的建立,就是原型模式的重
覆出現的過程。伊利亞得認為神聖空間之重現是一種辯證行為,
然而與神聖空間類似的是,在生活範疇中神聖空間也成為一種
規定。
在重複的過程中,宗教人首先依循原型模式尋找神聖的「介
入」象徵,這也就是「定向」的過程。定向就是一個定點的“發
現”,然而這種發現過程,除了對聖顯的辨認之外,也必須遵守
空間之「規定」。
伊利亞得神聖空間之存有觀念包括「聖顯」和「分享」。
至於儀式的表現,藉著辯證之範疇,則分別對應於「定向」和
「分隔」。其中「聖顯」表明藉著對空間之聖俗辯證過程;至
於「分享」,則是神聖分享自身存有之功能,使「俗」也具有
存有之意義。因而他認為,神聖空間的中心意義就在於它是宗
教人的世界中心。至於這個世界中心的建構,都是依循傳統規
範建立(1958:372),經由儀式性的「定向」、「分隔」
(partition)等過程來完成;在儀式過程中須注意必須捨棄世俗
的空間和時間,並且在建立神聖空間的過程中,也必要同時在
時間的選取上,以神聖時間來配合(1958:379)。

(一)定向
定向是神聖空間辯證範疇的表現,神聖空間因具有異質
性,所以對宗教人而言,總是在“發現”某一定點。伊利亞得認
為這種定點的取得的方式,可能是一工藝作品,或是基於一個
宇宙論系統的啟示(1958:369)。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定點之
取得除了伊利亞得所言者之外,另外類似時間之「幸運與不幸
運」範疇之規定一般,空間也有吉凶之規定。因而這種取得定
點之行為,除了對聖顯之本體辯證以外,也會遵循著某種「規
定性」之範疇。

(二)分隔
分隔就是建造一個「人造聖域」(man-made sanctuary),
伊利亞得提到古代最知名的人造聖域是以石頭形成的圍籬、牆
或圓環圍繞在神聖空間的周圍,其目的是為阻止惡魔的入侵
(370-371)。伊利亞得並認為這種人造聖域需舉行許多的
「宗教魔力」(magico-religious)的儀式,以便分隔神聖空間
和世俗空間,並提供一個可供安身立命的「世界中心」。(371)

(三)神聖空間和時間的配合
伊利亞得認為若要建立一宗教人的世界中心,無論這世界
中心是一城鎮、房子、廟宇,在建立時都必須要神聖空間與神
聖時間彼此配合。就本地文化而言,神聖空間與神聖時間配合
形式就是「利年、利方向」的彼此配合,其中的利方向是以建
物的坐向來判定。
City,N.Y.Doubleday.
Eliade,Mircea
   1958  Patterns in Comparative Religion. Translated by Rosemary Sheed.New York: Sheed and Ward.
   1961  The Sacred and the Profane. Translated by Willard R. Trask.New York:Harper & Row

sun 發表於 2013-11-15 22:44

全方位的宗教研究
宗教現象學
哈佛大學神學博士 蔡彥仁 主講
編輯組 整理

(本文承蒙香光莊嚴雜誌社同意轉載,特此致謝。)


以客觀、科學的方法與態度進行研究
二十世紀初受進化論、科學實證主義的影響,一般宗教學者都認為宗教由最
原始宗教進化到多神論、一神論,而把宗教分成高低大小的等級,而研究宗教要
用最進步的科學來研究,才能合乎潮流。因此,當時宗教研究稱為「科學的宗教
研究」。宗教現象學的產生一方面受此影響,另一方面也反對和革新這種學術趨
勢。它初期的立意是要以客觀、科學的方法與態度,對人類以往和現存的宗教現
象,不論「高等」或「原始」宗教作有系統的資料搜集、比較、編類。因為將宗
教作等級劃分,一定會忽略了很多層面,用輕視的態度來看所謂的原始低等宗
教,也會產生偏頗的結果,所以此門學問雖然秉承了實證主義遺風,但也刻意迴
避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盛行的進化論偏見。它講求客觀描述與不作規範性
的武斷,在今天的宗教研究領域裡,仍為學者奉為圭臬。


廣泛搜集資料的基本原則
  現象學家在宗教研究時有幾個重要原則:

  一、廣泛搜集研究資料,反對大小宗教之分:凡是所能搜集的宗教材料,基
本上無分大小、原始,都要廣泛搜集。  

  二、全面而系統的方法:資料搜集後要非常有系統地、全面地整理。  

三、以型態(類型)作為研究主題:不光搜集資料,還要按性質、不同主題
有秩序地編排,最主要是用類型當作主題。  

四、反對價值批判:強調客觀,把主觀的好惡擱置,不作價值判斷,在二十
世紀西方傳統基督教強烈排外傾向的背景中,這項原則的提出,是相當不容易
的。

五、宗教現象學家以北歐國家為主:早期重要理論學家都是來自北歐、荷蘭
與斯堪的納維亞諸國,他們對古文化或古代宗教、語文皆有相當深入的研究,例
如對古埃及的研究,而有埃及學。他們跨出基督教本位,不僅研究現代還研究古
代,由這些考古的資料出發,再綜合整理。後來很多宗教現象學家不僅涵?歐洲、
近東,甚至東方、美洲、大洋洲,凡是人類學、民族學所記錄的材料,他們也搜
集。對宗教現象學家來說,宗教研究是全人類的宗教研究。


考慮全方位現象的宗教現象學
[馮德列夫──宗教的核心在「法力」]
二十世紀後半葉美國宗教學界最有影響力的宗教現象學家,當數馮德列夫
( G.Van derLeeuw )與伊利亞德( Mircea Eliade )。 馮德列夫在一九三八年
出版的《宗教現象學》至今仍是此行不朽經典之作。此書搜羅各種現象之廣、之
詳,令人歎為觀止,他認為要努力搜集所有的資料,然後以多種「理想類型」加
以區分歸類,使其有系統地呈現。在眾多宗教現象中,他指出所有的宗教都在追
求一種力量──「法力」,這種力量從不同的人或物發出,如傳統醫病的巫師或
聖人的遺物(如舍利子),因此可以以「法力」為一重要範疇,按照此歸類研究
,他說這是人類宗教經驗的核心、宗教研究的基點。

他從各個不同的歷史學家、人類學家、民族誌搜集了?多資料,其解釋的架
構依次是「資料」、「歸類」、「詮釋」:歷史資料是最基本的,從搜集的資料
再整理,按主題、重要類型作有系統的排列,再針對這些類型加以詮釋。而在搜
集資料作判斷時,要客觀地建立資料,以同情式了解,作恰當的解釋,一方面要
符合科學且全面性的,一方面也要兼顧哲學深度。馮德列夫本人是一個很出色的
督教神學家,所以有人說他的宗教研基究富有濃厚的基督教神學色彩。


[伊利亞德──永恆的回歸]
伊利亞德可代表宗教現象界,從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他的影響仍很大,他
提示的目標、所引用的方法,值得我們提出來討論。


◎重要概念──神話與歷史、神聖與世俗
他認為宗教最大的目的是提供人一種意義,是人內在的需求,導引人不斷往
前,同時他也承認「人是宗教人」的假設前題──人類是「宗教的動物」,而宗
教就是人類經驗「神顯」( hierophanies )的活動累積。他進而將人的活動分為
「神聖」與「世俗」二部分,關於這點他用神話和歷史來解釋。一般以為人進入
歷史時代,會用文字記載自己的過去而累積成智慧,這是很珍貴的,伊利亞德卻
認為最好的時代是神話時代,就是西方神話中的伊甸園時代,那時沒有人的勞
累、傷心,當人進入歷史時代就是一種墮落A從最好的時刻墮落到恐怖時代。
雖然如此,人在歷史文明的階段可藉著神話與儀式,忘掉日常形式的生活,回到
最美好時刻──人類還未進入歷史以前的神話世界,因此廟宇、教堂就是「神聖
空間」;宗教儀式和節慶時間就是「神聖時間」,人在世界上漂泊,對古代最美
好的眷戀可藉神聖時間與空間,導引我們重新回歸最美好的時刻,這就叫做「永
恆的回歸」。他在《神聖與世俗》一書中即表達這些觀念。

此外,他認為顯現神聖空間的地方就是「世界軸」,由此可通天,例如在?
多原始部落中,印第安人圍繞一根軸在跳戰舞、作儀式,他們感覺可以以此為中
心而通天,這就是世界軸,又如佛教的寺廟、基督教教堂都代表「世界軸」。儀
式本身就界定了神聖空間和時間,為什麼歌德式教堂?得那麼尖?因為那是一種
象徵,他們認為人往上,可以直通上帝,進到教堂裡面可經歷與日常世俗生活
不同的神聖。而在時間上要回歸於原來,把人原始的時刻當作最美好的時刻。心
中要眷戀回歸的時刻,在他研究中,象徵、儀式、神話是很重要的研究素材。
◎方法──歷史與系統化、類型與連類
伊利亞德用的方法是系統的、歷史的,他寫了三大冊的《宗教觀念史》,用
不同的觀念主題,把人類從古到現代,例如神觀、宇宙論、智慧、死後觀、末劫
思想等(如在古代亞利安神話、印度古代神話史詩、古代日耳曼神話,到猶太教、
古代伊朗都有.... ), 將全世界宗教作一種概論,方法嚴謹,氣勢頗大。

和馮德列夫相近的是,伊氏對宗教現象的處理也依類型歸類進行,但是他更
進一步由眾多類型中求得結構性的整合。他認為人類很多宗教活動都是在相同概
念下形成的大體系,例如蚌殼,和世界起源有關(很多世界起源的神話說世界從
蚌殼中裂開,然後出現生命),又和生育、水有關;又如很多宗教分天地,天代
表陽剛,如太陽;地代表陰柔,如月亮。這些看來好似獨立的個別類型,其實是
一個具有互動關係的象徵體系。他建議作宗教研究可以從此下手,打破這些大
小、高低的宗教的藩籬,從人類宗教經驗中取得材料,用連類式建構起來,再作
進一步的詮釋。


結論評述
以正面來說,宗教現象學所注重的客觀描述、全方位的現象考慮、同情性的
了解等,對我們今日的宗教研究在態度與方法上頗值得借鏡。其中對類型的比
較、劃分、整合的作法,也可打破傳統對所謂「高級」與「原始」宗教對立的偏
見。

可是,在另一方面我們也發覺宗教現象學家與人類學家或民族誌學家犯了相
同的毛病,就是研究集中在橫切面的宗教現象,難免輕忽了宗教縱切面的歷史延
續、承傳過程及對今天的影響。再者,宗教現象學家重視現象,較忽略宗教意義
的探求,較少處理本要研質的問題,以致缺乏深刻的反思。如究伊斯蘭教,
「伊斯蘭」( Islam ),原意是要把自己降服,獻給阿拉,我們只看到他們每
天向麥加朝拜五次,很難知道他們對自我要求相當嚴格;又「打聖戰」原意不是
打別人,而是打自己內心的敵人,這些都不是用現象學田野式的調查可以感受出
來的。

因此,所謂現象與本質的對應如何釐定?這種柏拉圖式的二分法在宗教研究
上會產生何種困擾?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最後,如果對宗教現象的詮釋不是一
種規範性的武斷,那麼應持怎樣的詮釋原則?關於這點,宗教現象學家至今尚未
提出具說服力的結論。


蔡彥仁簡介
1. 美國哈佛大學神學博士。
2. 曾任教於輔仁大學、文化大學,現任教於政治大學。
3. 語言專長為希伯來語、希臘語、法文、德文、日文、中文。
4. 發表有<晚近歐美宗教研方法評介>、<古代西伯來的智慧與智慧傳統>、
<中國宗教研究--定義、範疇與方法學芻議>等多篇論文。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