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8-4-13 13:19

抄 經 的 喜 悅 - 蔡瀾

抄 經 的 喜 悅 - 蔡瀾

最後更新: 0804 17:08 / 建立時間 (HKT): 0914 00:00
插 圖 : MEILO SO

了 解 了 《 心 經 》 大 概 的 意 思 之 後 , 便 可 以 開 始 抄 經 了 。
為 什 麼 要 抄 ? 唸 唸 不 就 行 嗎 ? 說 得 也 對 。 但 做 任 何 事 , 注 意 力 集 中 , 總 是 好 事 。
唸 《 心 經 》 , 總 不 比 抄 《 心 經 》 來 得 印 象 深 刻 。
我 們 有 了 疑 問 , 有 了 煩 惱 , 求 佛 , 是 一 個 輕 鬆 的 方 向 。 在 唸 《 心 經 》 的 過 程 中 , 我 們 得 到 平 靜 , 如 果 能 抄 抄 經 , 那 更 可 以 像 經 文 中 所 說 : 「 心 無 罣 礙 , 無 罣 礙 , 故 無 有 恐 怖 , 遠 離 一 切 顛 倒 夢 想 。 」 更 是 「 能 除 一 切 苦 , 真 實 不 虛 」 了 。
抄 《 心 經 》 應 有 一 個 儀 式 , 但 很 繁 複 , 讓 和 尚 僧 人 去 做 吧 。 我 們 俗 人 , 至 少 要 做 到 的 , 是 沐 沐 浴 , 或 最 基 本 的 洗 乾 淨 手 。
然 後 , 可 能 的 話 , 焚 一 爐 香 , 學 會 焚 香 也 是 一 種 樂 趣 。 首 先 找 個 香 爐 , 裡 面 鋪 滿 香 爐 灰 , 點 着 引 子 , 把 削 得 細 小 的 檀 香 木 一 根 根 架 成 三 角 形 , 最 後 看 它 慢 慢 燃 燒 。
「 嘩 , 何 必 那 麼 大 陣 仗 ? 」 你 說 。
好 , 點 一 根 香 , 總 行 吧 ?
在 書 桌 上 鋪 一 張 紙 , 最 好 是 有 紅 線 分 行 的 那 種 , 不 然 白 紙 也 行 , 看 着 經 文 , 開 始 抄 經 。
我 的 書 法 和 篆 刻 老 師 馮 康 侯 先 生 教 導 : 「 臨 帖 時 , 別 一 個 個 字 照 抄 , 而 是 一 句 句 照 抄 。 」 切 記 , 切 記 。
用 什 麼 工 具 都 行 , 鋼 筆 也 無 妨 , 但 最 好 是 毛 筆 , 別 怕 , 它 只 是 一 管 竹 和 一 撮 毛 的 組 合 , 不 是 怪 獸 。 我 們 永 遠 是 主 人 , 它 是 奴 隸 , 如 果 你 會 用 筷 子 , 就 能 掌 握 毛 筆 。
擔 心 寫 不 好 的 話 , 可 以 把 第 一 句 的 「 觀 世 音 菩 薩 」 寫 完 再 寫 , 寫 個 五 十 次 , 你 便 知 道 不 是 那 麼 難 嘛 , 那 麼 就 可 以 重 複 再 抄 第 二 句 的 「 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 」 了 。
什 麼 字 體 呢 ? 楷 書 、 行 書 、 隸 書 或 草 書 ? 都 行 。
《 心 經 》 是 莊 嚴 的 , 我 還 是 建 議 先 用 楷 書 , 抄 熟 之 後 再 用 行 書 也 不 遲 。
臨 字 帖 , 當 然 要 選 最 好 的 古 人 字 跡 , 書 法 家 從 古 至 今 無 數 , 但 精 華 來 自 老 祖 宗 王 羲 之 , 止 於 蘇 軾 、 米 芾 、 黃 庭 堅 和 蔡 襄 的 宋 朝 四 家 。
王 羲 之 的 字 可 從 《 集 字 聖 教 序 》 學 起 , 而 宋 四 家 的 各 有 名 帖 , 《 聖 教 序 》 中 字 形 很 多 , 可 以 找 來 寫 《 心 經 》 , 而 其 餘 名 家 的 , 可 從 《 宋 四 家 字 典 》 一 個 個 字 翻 出 來 。
( 圖 一 )
( 圖 一 )
( 圖 二 )
( 圖 二 )
如 果 你 嫌 這 一 切 都 太 麻 煩 , 那 麼 用 你 自 己 的 字 形 去 抄 好 了 , 不 要 緊 的 , 只 要 你 肯 做 。
我 自 己 的 抄 經 過 程 中 , 臨 摹 過 很 多 名 家 的 《 心 經 》 全 文 , 最 後 我 發 現 字 體 最 安 詳 只 有 弘 一 法 師 的 書 法 。
弘 一 法 師 是 豐 子 愷 的 老 師 , 原 名 李 叔 同 , 早 年 留 學 , 是 個 公 子 哥 兒 , 演 話 劇 、 辦 文 藝 活 動 。 臨 魏 碑 , 書 法 極 美 。 返 國 後 當 老 師 , 又 能 作 曲 , 留 下 不 少 兒 歌 , 最 後 出 家 。
因 為 他 是 位 知 識 分 子 , 對 佛 教 的 理 解 有 別 於 平 凡 的 和 尚 , 我 認 為 閱 讀 他 的 演 講 稿 和 論 文 , 足 矣 。
法 師 晚 年 的 書 法 , 已 盡 失 火 氣 , 達 到 最 平 靜 的 層 次 , 是 真 正 的 和 尚 字 , 而 書 《 心 經 》 , 有 什 麼 好 過 和 尚 字 呢 ?
原 稿 可 從 《 弘 一 法 師 全 集 》 中 找 到 , 大 陸 也 出 版 過 線 裝 書 的 精 裝 本 , 可 以 買 來 臨 摹 , 最 為 完 美 。
學 寫 字 , 最 初 要 求 變 化 , 把 《 心 經 》 中 出 現 最 多 的 「 色 」 、 「 空 」 、 「 無 」 那 幾 個 字 , 用 不 同 的 結 構 去 使 用 , 像 「 無 」 字 有 時 寫 成 簡 寫 的 「 旡 」 等 等 。
到 了 弘 一 法 師 的 《 心 經 》 字 體 , 純 樸 可 愛 , 重 複 就 重 複 , 也 不 必 變 化 了 。 能 領 悟 這 種 心 態 , 又 更 進 入 深 的 一 層 。 如 果 像 《 心 經 》 上 所 說 : 「 是 無 上 咒 , 是 無 等 等 咒 。 」 那 麼 , 弘 一 法 師 的 書 法 , 是 無 上 書 法 , 是 無 等 等 書 法 。
在 一 九 二 三 年 , 弘 一 法 師 曾 受 印 光 大 師 的 教 導 : 「 若 學 經 , 宜 如 進 士 寫 策 , 一 筆 不 容 茍 簡 , 其 體 必 須 依 正 式 體 。 」 所 以 他 用 的 都 是 楷 書 , 一 筆 一 劃 皆 以 緩 慢 、 恭 敬 的 節 奏 進 行 。
我 們 學 習 弘 一 法 師 的 書 法 , 必 須 學 習 這 個 精 神 。 用 和 平 的 心 態 來 寫 《 心 經 》 時 , 就 可 以 氣 定 神 閒 地 走 入 「 靜 」 的 境 界 裡 。
( 圖 一 ) 是 弘 一 法 師 的 真 跡 , 請 作 參 考 。
而 弘 一 法 師 在 圓 寂 之 前 , 最 後 寫 的 四 個 字 , 並 不 像 和 尚 字 , 這 「 悲 欣 交 集 」 四 個 字 最 美 ( 圖 二 ) , 最 自 然 。 法 師 生 前 喜 歡 寫 的 一 副 對 聯 是 : 「 自 性 真 清 淨 , 諸 法 無 去 來 。 」 達 到 這 個 境 界 , 他 的 「 悲 欣 交 集 」 , 不 必 用 和 尚 字 , 是 真 性 字 了 。

sun 發表於 2018-4-13 13:21

寫 經 歷 程 - 蔡瀾

最後更新: 0804 17:26 / 建立時間 (HKT): 0830 00:00
插 圖 ‧ MEILO SO
適中字型
較大字型
插 圖 ‧ MEILO SO
你 心 煩 嗎 ?
吃 藥 沒 有 用 , 看 心 理 醫 生 更 煩 。 最 好 的 解 決 方 法 , 莫 過 於 臨 摹 《 心 經 》 。
什 麼 ? 用 毛 筆 ? 我 已 經 幾 十 年 沒 抓 過 了 。 你 說 。
用 什 麼 筆 都 好 , 只 要 坐 下 來 寫 就 行 , 但 是 儘 可 能 用 毛 筆 , 就 算 你 已 疏 落 了 很 久 , 也 不 要 緊 。 日 本 有 種 寫 經 紙 , 讓 你 鋪 在 《 心 經 》 的 原 文 上 面 , 你 只 要 抓 着 毛 筆 , 一 筆 一 筆 臨 描 好 了 。
寫 多 了 , 就 可 以 把 原 文 丟 掉 , 用 自 己 的 字 體 去 抄 。
至 於 毛 筆 怎 麼 抓 ? 當 今 已 有 一 套 理 論 , 推 翻 了 從 前 老 師 的 死 教 條 , 你 要 怎 麼 抓 就 怎 麼 抓 , 隨 你 便 , 沒 有 規 定 的 姿 勢 , 你 自 己 覺 得 舒 服 就 是 , 這 麼 一 說 , 放 心 了 許 多 吧 ? 《 心 經 》 的 真 髓 在 於 「 心 」 , 先 放 下 。
如 果 你 已 經 克 服 了 抓 毛 筆 的 心 理 障 礙 , 但 又 不 想 照 日 本 人 的 方 法 去 臨 , 試 試 我 近 來 寫 經 的 過 程 吧 。
第 一 , 要 照 什 麼 人 寫 的 呢 ? 當 然 是 我 們 最 敬 仰 的 高 僧 弘 一 法 師 的 書 法 了 , 有 些 人 也 許 認 為 他 的 字 造 作 , 故 意 寫 成 什 麼 叫 「 和 尚 字 」 的 , 但 我 並 不 認 為 如 此 。 弘 一 法 師 未 出 家 之 前 臨 魏 碑 , 功 底 很 深 , 又 學 過 宋 人 黃 庭 堅 的 字 , 寫 出 來 的 更 是 瀟 灑 。 當 了 和 尚 之 後 選 擇 的 字 體 , 只 不 過 是 像 他 學 佛 一 樣 嚴 謹 , 一 筆 一 畫 都 恭 恭 敬 敬 , 一 絲 不 苟 地 寫 出 來 的 成 果 。
所 以 要 臨 《 心 經 》 , 最 好 是 用 弘 一 法 師 的 字 去 練 。
但 是 弘 一 法 師 寫 過 的 《 心 經 》 原 稿 不 知 在 於 何 方 , 複 製 的 印 刷 品 中 , 字 體 很 小 , 看 不 出 用 筆 , 只 得 一 個 形 罷 了 , 但 照 此 摹 之 , 亦 無 妨 。
我 較 苛 刻 , 從 法 師 寫 過 的 各 種 大 字 經 文 , 和 一 些 嘉 言 集 聯 中 , 一 個 字 一 個 字 影 印 出 來 放 大 或 縮 小 , 集 字 貼 在 一 張 紙 上 , 過 程 令 我 想 起 集 王 羲 之 的 《 聖 教 序 》 。
好 了 , 弘 一 法 師 寫 的 《 心 經 》 , 每 行 十 個 字 , 一 共 有 二 十 六 行 , 加 上 《 般 若 波 羅 密 多 心 經 》 的 題 目 , 是 二 十 七 行 。
臨 摹 弘 一 法 師 《 心 經 》 , 我 起 初 計 算 每 行 字 數 , 以 及 有 多 少 行 , 然 後 再 用 紅 筆 畫 格 子 , 過 程 甚 為 繁 複 , 未 書 《 心 經 》 之 前 , 已 氣 餒 。
有 一 天 , 到 上 環 的 「 文 聯 莊 」 去 , 看 到 有 一 張 給 人 鋪 在 紙 下 面 的 薄 棉 被 , 竟 然 印 着 「 寫 經 用 」 三 個 字 , 原 來 格 子 已 被 打 好 , 每 行 十 格 , 一 共 有 三 十 七 行 , 讓 書 經 者 在 前 後 有 空 位 題 字 或 書 經 日 期 , 以 及 迴 向 給 誰 等 等 。 我 只 要 用 一 張 普 通 大 小 的 宣 紙 , 將 它 摺 半 , 切 開 , 鋪 在 這 張 畫 了 格 子 的 被 單 上 , 就 能 即 刻 臨 摹 了 。
《 心 經 》 版 本 , 在 許 多 大 陸 和 日 本 人 中 , 都 將 最 基 本 的 「 般 若 波 羅 密 多 」 之 中 的 「 密 」 字 , 寫 為 「 蜜 」 。 一 看 字 形 , 聯 想 至 「 蟲 」 , 或 者 「 糖 」 來 , 對 原 文 甚 為 不 敬 , 既 然 這 只 是 梵 語 的 音 譯 , 為 什 麼 不 作 「 密 」 呢 ? 有 神 秘 、 保 密 的 字 義 , 是 更 貼 切 的 , 非 常 同 意 弘 一 法 師 的 用 法 。
也 有 人 批 評 弘 一 法 師 所 寫 的 《 心 經 》 , 在 字 體 上 沒 有 什 麼 變 化 。 臨 多 了 才 知 道 每 一 個 同 樣 的 字 都 各 異 。 但 是 , 這 已 是 小 節 , 變 化 與 否 , 不 要 緊 。 有 變 化 亦 可 , 無 變 化 亦 可 。 最 能 解 釋 得 清 楚 的 , 莫 過 於 弘 一 法 師 自 己 說 的 : 「 朽 人 寫 字 時 , 於 常 人 所 注 意 之 字 畫 、 筆 法 、 筆 力 、 種 類 、 乃 至 某 碑 、 某 帖 之 源 , 皆 一 致 摒 除 , 決 不 用 心 揣 摩 , 故 朽 人 所 寫 之 字 , 應 作 一 張 圖 案 視 之 , 即 可 矣 。 」
我 們 在 還 沒 有 功 力 將 書 法 寫 成 一 幅 圖 案 之 前 , 先 不 必 管 重 複 不 重 複 , 盡 量 去 臨 摹 即 行 , 如 果 再 那 麼 用 心 良 苦 , 又 是 心 煩 的 問 題 了 。
一 放 開 , 臨 弘 一 法 師 書 法 也 行 , 臨 日 本 老 和 尚 的 字 也 行 。 篆 、 隸 、 草 、 行 、 楷 , 都 不 要 緊 了 。
當 然 , 在 中 國 書 法 家 的 《 心 經 》 中 , 我 們 還 是 可 以 學 到 許 多 字 體 上 的 變 化 。 《 集 字 聖 教 序 》 後 面 , 懷 仁 和 尚 同 時 集 了 王 羲 之 寫 的 《 心 經 》 行 書 , 也 是 十 分 珍 貴 , 非 常 值 得 臨 摹 的 作 品 。
於 貞 觀 九 年 ( 公 元 六 三 五 年 ) 再 將 書 法 家 歐 陽 詢 的 字 集 起 來 刻 成 的 楷 書 《 心 經 》 , 也 是 典 範 。
清 末 劉 墉 的 行 書 《 心 經 》 寫 得 隨 意 , 鄧 石 如 寫 的 篆 書 《 心 經 》 , 也 是 我 臨 摹 的 對 象 。
全 文 二 百 六 十 字 的 《 心 經 》 , 內 容 你 看 得 懂 與 否 , 也 並 不 重 要 , 只 要 唸 唸 、 抄 抄 , 心 自 然 清 了 。
日 本 人 的 習 慣 , 將 《 心 經 》 分 為 十 七 八 字 一 行 , 一 共 十 六 行 , 他 們 的 寫 經 紙 也 大 多 數 用 這 種 規 格 去 訂 , 如 果 有 興 趣 買 來 用 用 亦 無 妨 。 書 完 《 心 經 》 , 已 知 心 無 罣 礙 了 , 沒 有 什 麼 中 國 人 和 日 本 人 的 分 別 , 大 家 都 抄 同 一 種 《 心 經 》 , 格 式 相 異 , 又 如 何 ?
等 到 把 抄 經 的 基 礎 打 好 , 就 可 以 玩 了 。
怎 麼 一 個 玩 法 ?
在 扇 面 上 寫 着 「 湼 槃 」 兩 個 大 字 呀 ! 要 不 然 , 在 橫 匾 上 寫 寫 「 三 藐 三 菩 提 」 , 亦 甚 飄 逸 。
但 是 , 抄 《 心 經 》 的 最 大 好 處 , 是 在 家 人 和 朋 友 有 病 難 , 自 己 感 到 無 奈 時 , 寫 來 迴 向 給 他 們 , 這 是 真 正 的 「 以 表 心 意 」 了 。

sun 發表於 2018-4-13 13:22

抄經
MEILO SO插圖

《心經》是接觸佛教最簡捷的一條大道,全卷只有二百六十個字,卻為六百卷《大般若經》的精髓,字數最少,含義最深,流傳最廣,誦習最多,影響最大,最佛教最基礎,也是最核心的一部經文。

一生人,能與《心經》邂逅與否,全屬緣份,得之便知是福,識之便得安祥。那二百六十個字,這麼許多年來有多少人試譯,甚至寫成洋洋數萬字的書來詮釋,都是畫蛇添足之舉。

不了解嗎?不必了解,讀了總之心安理得,煩惱消除,你能找到更好的經文嗎?

唸經最好,抄經更佳。

怎麼抄?文具店裡有許多工具,最簡單的是已將經文印好,你可以用一薄紙蓋在上面,用毛筆照抄就是。更簡單的是把字體空了出來,我們蘸墨填上去即可。在日本更有很多寺院設有抄經班,由和尚指導,參加了可得一兩個小時的寧靜。

如果對書法有興趣,用抄經來進入書法的學習和研究,那心靈上就更上一層樓了。

我老師馮康侯先生教我們,書法有許多字體,最通用的是行書,學習後可以脫胎換骨,寫一封信給家人或朋友,比所有的表達感情方法更為高級。

行書怎麼入門?莫過於學書聖王羲之,而經典中之經典,是王羲之的《集字聖教序》,到處都可以買到一本來臨摹,而這本帖中,就可以找到王羲之寫的《心經》。

後人抄經,都有王羲之的影子,他的書法影響了中國人近兩千年,臨他的字,不會出錯,但有些人說王的心經是用行書寫的,抄經應該焚香沐浴,正坐一字一字書之,才能表達敬意。

真正了解佛教的,便知道一切不必拘泥,如果你認為楷書才好,就用楷書吧,但楷書應該臨哪一個人的帖呢?學習了抄經之後,便會發現原來這世上不只你一個,我們的先人,抄《心經》的可真多。

從唐朝的歐陽詢,到宋朝的蘇東坡,元朝的趙孟頫,明朝的傅山到近代的傅濡,都規規矩矩地用楷書寫過《心經》,而其中最正經的,莫過於清朝乾隆,皇帝寫字不可不端莊,但當然寫出來的,逃不過刻板。

如果你想用楷書寫《心經》,那麼這些人的字都要一個個去學,為甚麼呢?我們寫字寫得多了,就要求變化,而《心經》之中出現了不少相同的字,像這個「不」字就有九次,「空」字出現七次,而「無」更厲害,出現了二十一次之多。那麼多次的重複字,我們當然想求變化,不要寫來寫去都是同一形狀,同一字體。那麼在求變化之中,你讀到其他人寫的《心經》,就可以從中學習了。

寫經就是刻板,寫經就是不必要有變化,有些人說。弘一法師寫的《心經》,在字體上有很多是相同的,那是他不刻意變化,但是其中也有變化,都是不刻意的變化,這又是另一層次的書法了。

臨弘一法師的《心經》,臨得發生興趣,那麼就可以從他的李叔同年代臨起,他最初寫的是魏碑,後來出了家發現菱角過多,才慢慢研究出毫無火氣的和尚字來,過程十分之有趣,臨多了,味道就出來了。

除了楷書,就是行書了,臨完王羲之,繼之便可以臨趙孟頫的,文徵明的,董其昌的和劉墉的,各人的行書都有變化,皆有自己的風格。

篆書寫《心經》的例子並不多,眾家的代表作有吳昌碩和鄧石如的,我自己臨摹眾書體之中,發現最有興趣,最好玩的,還是草書《心經》。

草書已像金文甲骨文,是逐漸消失的字體,當今看得懂草書的人沒幾個,其實草書架構,臨多了便能摸出道理,並不是想像中那麼難學的。看懂了草書,進入古人世界的那種行雲流水境界,真是飄逸得像個活神仙,舒服得說不出話來。

但是我還是介意太多人不能欣賞,所以我學草書時多選些家傳戶曉的詩句,另外就是用草書來寫《心經》了,凡是學過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個句子是甚麼,寫的是甚麼字,啊,原來可以那麼寫的!就愈看愈有味道。

以草書寫《心經》的歷年來有唐朝的張旭和孫過庭,近代的于右任也寫過,最好、最美的,是元朝的吳鎮。雖說是書法,但簡直是一幅山水畫。

從前要找出那麼多人寫的《心經》難如登天,當今已有很多出版社搜集出來,初學者可以買河南美術出版社的「中國歷代書法名家寫心經放大本系列」,但臨帖時想看筆畫的始終和重疊,就得買愈精美的版本愈好,當今有「線製書商」出版的《心經大系》,用原本複製高清圖印刷,一共收集了十六件,值得購買,可惜收集少了八大山人的行書、皇象的章草,米芾的行書和孫過庭的草書,廣西美術出版社的《歷代心經書法作品集》中多錄了明朝張瑞圖行草和沈度的楷書,鄧石如的篆書和傅濡的楷書。江西美術出版社的一系列《心經》,也印刷精美,在網上隨時買得到,別猶豫了。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