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8-1-24 12:16

汽水.燕子.姐姐

汽水.燕子.姐姐

[img]https://5.share.photo.xuite.net/facha/151d849/9595917/419509820_m.jpg[/img]
撰文:林振強



如果你沒有飲過「美提露」,你多數不會知道「士巴汽水廠」(不是巴士,是士巴)。

神秘燕子

士巴汽水廠,英文名字是 Spa,是五十年代頗有名氣的汽水廠,生產的汽水,品種全港最多,不少很受歡迎。

其中最多人買的,就是提子味的「美提露」。
「美提露」除了味道接近真提子汁,還有兩個特色。它的樽蓋,是可以用手「撕開」的,很方便。樽蓋底下,間中印有一隻燕子。

每想起這燕子,許多開心事情,就湧上心頭。


「汽」勢如虹

五十年代的汽水廠,除了士巴,還有維他奶、可口可樂、屈臣氏、綠寶汽水,還有安樂園汽水,頗為熱鬧。

此外,當時市面上,還有樽裝的酸梅湯「汽水」,沒有氣的,但幾好飲。
維他奶更是一早就滲入了學校區,學生無人不識維他奶。

差不多每年,我們學生都有機會參觀他們的汽水廠。雖然已參觀了多次,每次我也很高興。

離開時,還有紀念品送,一些簡單的拍紙簿和鉛筆,上面印有維他奶商標,開心添開心,感覺良好。怪不得直至今日,間中我仍然有飲維他奶,似乎有一種親切感。

但,教我像回到故居那般親切的,始終是現已不存在的士巴汽水廠,因為,有一段日子,我曾經住在這汽水廠內。

汽水魔術師

父親是士巴汽水廠的廠長,對於釀製很有一手,懂釀製各式各樣的酒。

他也很喜歡創造一些汽水配方,「美提露」就是他的得意傑作之一。

除了一般的橙汁和哥喇汽水,士巴還有一些不尋常的品種,例如紅色的車厘子,白色的桑枝等,我已不大記得起了。既然父親喜歡配製,我們便喜歡飲。

而我們,是指我和姊姊。

當年我大約五六歲,我們的家就在北角和富道,離馬寶道的士巴汽水廠不遠。

每天黃昏,都可以望見父親下班步行回家,我們遠遠便向他揮手。

後來不知怎樣的,我們舉家搬進了汽水廠裡住。那裡有間小宿舍,外面有一幅空地,用來停泊運送汽水的單車。

試想想,住在糖果屋內的小孩,會是多麼的興奮。住在汽水廠裡的小童,汽水任飲,不忘形才怪呢!

於是我和姊姊,就開始了我們「汽水屋大歡樂大忘形」的日子。


汽水屋

既然已住在汽水廠,姊姊和我放學後,便在工廠內跑來跑去。
儘管有許多機器在運作——入水機、打汽機、蓋樽蓋機、運輸帶——我們也不覺危險。

我們自恃熟悉廠內每一個位置,每一位工友叔叔,喝過每一種汽水。
而且,喝完又喝,尤其是我。

到了星期日,工廠不用開工。姊姊和我簡直如脫韁之馬,在工廠內,天地任我行。

廠內有些金屬做的大缸,平日用來溝汽水配方的。我們就跳進缸裡,扮沖涼,扮撐艇,滾來滾去,猶如兩粒吃了興奮劑的跳豆。

廠內還放有一片片用來做汽水的糖,大概是蔗糖吧,我不大清楚,形狀像一排排朱古力。

這些糖,根本就不可以拿起來吃,但我也吃了,你可想像當年我的牙齒狀況。

然後我們會走到廠房外,攀上那些巨型送汽水單車。

單車前端有個大鐵箱,足以用來盛載幾打汽水,和巨型冰塊。哈,用來搬屋也可以。

這些單車,差不多要用牛才拖得動,真辛苦了那時候的送貨大哥們。

我記得,有一幅很珍貴的黑白照片,我坐在汽水大單車上,姊姊倚在單車輪側,我們都咧嘴在笑。門牙,兩人都沒有。

白手黨              

住在廣州的外婆,久不久會帶同表姐來港探訪我們。外婆是那種整天也微笑的人,每次也帶些簡單的玩具給我,例如木頭槍(結果我有許多支木頭槍),和一定要帶我們去北角海皮的大排檔吃東西。外婆喜歡吃東西,我們也是,真夾!

夏天的晚上,我們就會在工廠小宿舍外的空地,「航」帆布床睡,涼快得很。姊姊和表姐,外婆和我,把四張床泊在一起,方便傾偈,我卻總是很快就睡了。

但有時我也死撐不睡,因為外婆說,晚上她間中會看見一隻白手套,浮在半空,拿熨斗在熨衫。
我們都不覺得害怕,只覺得滑稽,所以我們常想看看那白手套,並把它擒下。

早上,姊、表姐和我,總會互相查問,有沒有看見白手套?沒有。你呢?也沒有。外婆也顧不得有沒有,又帶我們往大排檔吃東西了。

燕子之謎

說了那麼多,我還沒有解釋,「美提露」提子汁的樽蓋底下,為什麼間中印有一隻燕子。

那是父親的推銷伎倆,在當年是個很新的意念。樽蓋底要是印有燕子,你就可以免費獲贈一樽「美提露」。

至於為什麼要用燕子,而不用其他?因為姊姊的名子是「燕妮」,父親很疼錫姊姊,我也是。

今天我想起那隻崩牙的燕子。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