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7-8-29 18:17

風雨如晦 笑聲不已

信報財經新聞
A14  |   時事評論  |   林行止專欄  |   By 林行止        2017-08-24
        標示關鍵字        標示關鍵詞並按此開始搜索

風雨如晦 笑聲不已       

報章雜誌,不管多麼「高眉」多麼嚴肅,為解讀者沉悶、撩起讀趣,多半會加進一點可供「閒讀」的小塊文章和漫畫(美國經濟學會一份學報亦於底頁刊出有關經濟學和經濟學家的「趣聞逸事」),當然,這類「小品」的取材,反映了編者的品味和價值觀。紙媒這種「編輯方針」,說古今中外皆然,不會大錯。以筆者比較熟悉的本報來說,過去便有不少這類東西,楊八妹(故名記者張寬義,時任本報編輯主任)和碧琪(名報人韓中旋)的「中區麗人」,寫盡新聞以外的港人港事百態,便曾是讀者追讀的妙品;曹仁超的「投資者日記」開篇那段憑「有時準有時唔準的消息靈通人士」提供的資訊,寫成數百字涉及政經人事「內幕」的閒話,既傳達了一定的訊息、揭露了若干當事人不欲人知的私事,令讀者莞爾開懷,有不錯的口碑!

這類小品,是英報刊特色。嚴肅周刊如《新政治家》、《旁觀者》和笑罵人生半月刊《冷眼》(Private Eye;其「丹尼斯〔戴卓爾夫人的丈夫〕日記」,寫盡鐵娘子當政時的英國政壇內幕),均闢這類專欄;「小報」固然全面「小品化」,大報如《倫敦時報》(為免誤導讀者,請勿再譯《泰晤士報》了)、《金融時報》都有這類日記式「閒文」……。筆者於「天鴿」欲去未去的時刻寫今文,是讀了奇特去年底出版的《日記五十周年──為新聞解悶》(P. Kidd: The Times Diary at 50: The Antidote to The News)「有感而寫」;奇特二○一二年起為《倫時》「時報日記」(TMS,此為時報社址Thomas More Squart的縮寫,該報數度遷址仍用此名以示懷舊)編輯,本書所輯為五十年來該欄的「範文」,編者梳理數百萬字的「日記」,去蕪求精、去假存真,所輯「妙文」,雖是零星斷片、百貨雜陳,卻皆為事實而非「小說」。筆者讀(瀏覽)畢,選數則可發一噱且「有益」的短文,供讀者於「風雨如晦」中閒讀。順便一提,奇特的「介紹」細說TMS(兼及其他英報闢這類「閒話欄」)的演化史,原來著名小說家Evelyn Waugh及弗林明(007占士邦系列作者)均曾任該欄編輯!

■二戰期間,為迫使英國投降,希特勒採用所謂「空中閃電戰術」(Blitz),持續七十六天不分晝夜轟炸倫敦,造成四萬餘市民罹難及十多萬幢樓房被摧毀;期間倫敦全城戒嚴,當局劃出許多可能成為空襲目標或政府另有用途的「閒人免進」禁區……。以寫二戰期間英德之戰出名的英國多產作家里奧.麥建斯特利(Leo McKinstry),二○一四年在《老嘢》(Oldie,專供耆英閱讀的月刊,為已屆退休之齡的《冷眼》老編所創)一個座談會上,講了下面這則「笑話」,讓一眾老而不笑個死去活來。

「義勇軍」巡邏時見一架私家車停於禁區內,車中男女相擁有所動作「狀若準備做愛」,遂敲車門喊話︰「老兄,你進入禁區了」,其意當然是要車主把車開出禁區,要開車便不能「車震」。哪知話猶未歇,傳來後座「女事主」之聲︰「阿蛇,他尚未進入禁區!」原來「女事主」死守「最後防線」,不肯去褲,令「男事主」屢攻不入!

按「義勇軍」(Home Guardsman)是英國政府於戰事「高峰」期徵集上年紀無法上前線的老人、自願組成協助維持治安的民間組織,六十年代末期BBC拍攝的搞笑電視劇《老弱殘兵》(Dad's Army),描述的便是這班大都為第一次世界大戰退役老兵以數十年前思維及武器,於國難當頭為抗德盡保家衞國綿力那種不能與時並進因此笨手笨腳烏龍百出的窘態,令人倒絕──知筆者是「戲迷」,數月前有好友購一套DVD相贈。

■英國工黨要角、二○○七至一○年任首相的白高敦(G. Brown),一四年接受母校愛丁堡大學授予榮譽博士學位,致謝詞說︰「大學教我以廉潔、客觀、不偏不倚、追求真理和知識;這些質素,我從政時必須拋諸腦後!」

■曾數度接受關愚謙教授訪問的西德總理(一九七四─一九八二年)舒默特(H. Schmidt, 一九一八─二○一五),雖享高壽,卻是個煙不離嘴的老煙槍。「統計」(不是「小道消息」)顯示他每七分鐘抽一支煙;二○一三年歐盟禁售他至愛的薄荷煙,已九十四歲的老總理(關教授慣用語)一口氣購買三萬八千支,足供兩年之抽。他的死亡與存煙已罄何其相近!?

■有四百三十四名議員的歐洲議會每周(工作天五日)耗紙之多,等於要用八十株大樹的木材。據紀錄,一九八○年十月,歐洲議會印發給議員的文件達一千二百六十一萬九千六百八十頁!在一九八二年,歐洲議會把二十五萬多頁文件,翻譯成七種語言,印發的文件高達一億多頁──所以這麼多,是議會把這些文件分送議員的辦公室、住宅(本國及在議會所在地)。這些文件共用去四千八百餘株大樹……。

環保分子認為為印公文砍去這麼多樹,是滔天大罪,經濟學家則認為這是環保的大喜訊,因為砍掉這麼多樹,是刺激植林商人多種樹木的唯一誘因──砍掉古樹和有觀賞價值的樹,當然另作別議!

■牛津大學博德利(Bodleian)圖書館館長邁爾斯(JNL Myres)於一九六八年六月號的《古文物》(Antiquity)發表論文,談及佚名僧侶撰寫的《查理大帝傳》(中世紀初葉有統一歐洲諸國宏圖的法蘭克斯〔Franks〕國王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七四八─八一四;七六八─八一四在位〕),雄才偉略且事無巨細都親自過問(今之微觀管理?),當製衣巨賈推出新款男裝短裙(Mini-skirts,當時長褲尚未流行)時,他表示歡迎,因為短裙令腿部不受束縛,「適合操兵」;不過,當他知道短裙與長裙同價時,便大發雷霆,禁止人民購買,表面理由是短裙沒有實用價值︰「當我臥倒時,它起不了被單作用;當我騎上馬背時,它無法保護我的膝蓋(我的腿部因此備受風雨侵襲)……。」但真正理由是短裙的布料遠遠少於長裙(Maxi-Skirts),製衣商牟取暴利,令他的子民受害,遂禁之。世上第一次迷你裙因而壽終正寢!

■敍利亞獨夫阿薩德(Hafez al-Assad〔一九七一─二○○○年在位〕,今「上」Bashar的尊翁),鐵腕統治敍利亞數十載,向來予人以打壓異己絕不手軟且不苟言笑的印象,哪知極富幽默感。一九九五年,以色列總理佩雷斯(Shimon Peres)訪問英國,與友人羅思財勳爵(Lord Rothschild)午餐時,提及中東局勢,說阿薩德是冷面笑匠,在一次「和談」後的閒聊,阿薩德對佩雷斯說︰「世人都說我被一批唯唯諾諾的跟班(Yes Men)包圍,其實絕非如此,因為當我說不(No)時,他們人人說不!會說No的人,又怎能稱之為Yes Man?」

■「子孫隨侍在側」,是中外訃聞常見的句子,一般人以為這是寫實之言,卻原來是訃聞的「行貨詞語」;香港的情況筆者不了解,但在英國這肯定是不盡不實之作。當坎特伯雷大主教(英國聖公會會督)羅拔.藍思(R. Runcie,一九二一─二○○○)去世時,訃聞如是說,然而,他的兒子,小說家占士於二○一六年接受《倫敦時報》訪問時,說及此事,指出實情是大主教臨終時,病榻之旁只有占士一人,他對着彌留狀態的老父讀《聖經.詩篇》的經文,過不了數分鐘,他感到煩悶無聊,起身到廚房斟了一大杯威士忌,大口大口喝下,數分鐘後回臥室,老父已魂歸天國。占士說,「家父也許不願在我面前閉目息氣!」

■意大利南部有天主教堂稱藏有聖彼德的顱骨,意北亦有天主教堂說有此「聖骨」。何以一人──即使是聖人──會有兩副顱骨?此前曾於意南教堂見此物的《時報》記者,到訪意北教堂與此物「重逢」,奇而詢之教堂執事,被告以此教堂所藏為聖彼德年輕時的顱骨?!

?閒讀偶拾

#林行止 #時事評論 #林行止專欄 - 風雨如晦 笑聲不已

sun 發表於 2017-8-29 18:31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林行止專欄  |   By 林行止        2017-08-10
        標示關鍵字        標示關鍵詞並按此開始搜索

極度自信 自嘲娛眾       

■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是社會主義者。

何以見得?

因為他出發時不知目的地何在,而當他到達時他根本不知身在何方;不光如此,他的冒險活動完全由政府資助,他自己不必出分文反有進賬。

據《金融時報》的「觀察家」欄,此笑話是泰國前總理阿南.班雅拉春(Anand Panyarachun;二任此職──一九九一年三月二日至九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及九二年六月十日至九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說的。在一次集會上,他問會眾︰「誰是世上第一名社會主義者?」見眾愕然,於是他自己答道︰「哥倫布是也,為什麼?因為他不知道他要去哪裏,到達後不知身在何方;對此他漠不關心,因為他不必為此花分文。」

■神父、心理學家和經濟學家結伴打高爾夫。

比他們先進場的一對球手,進度緩慢。

到了第八洞的時候,三人組已很不耐煩,故意大聲「投訴」,希望那組打得慢條斯理的,聞弦歌知雅意,加快速度。

神父說︰「聖母瑪利亞,我祈求他們多學一些基本工夫才進場。」

心理學家說︰「我深信有的人喜歡慢打。」

經濟學家︰「我真沒想到要花這麼長時間才打完一個洞。」

到了第九洞時,三人組已忍無可忍。

心理學家走上前,要求兩人組的球僮,請他們讓路,因為他們「阻礙我們的進度」。

球僮說沒問題。跟着解釋他們何以打得很慢的原因,原來他們是前消防員,在一次救火行動中被灼傷成為盲人!神父和心理學家都有悔意,各自說了一番適合其身份的道歉話。

經濟學家想了一會兒,對球僮說︰「這個問題不難解決,請他們今後在晚間才打球就行。」

■為什麼上帝沒法在大學中獲得終身職?

①因為他只有一本著作;

②因為他以希伯萊文寫作;

③他在著作中引述他人的話卻沒有註明出處;

④他那本書不曾在認可的學報上發表;

⑤對他是否親自撰寫存疑;

⑥他可能創造了天地,但此後他做過什麼?

⑦科學界無法依照他的方法創造另一個世界;

⑧他從來不授課,只要求學生讀他的書;

⑨他派他的兒子代他上課;

⑩他沒有固定辦公時間,而且經常在山巔辦公!

■問︰「為什麼經濟學家把畢業證書貼在汽車擋風玻璃後面。」

答︰「如此這般,他們便可把汽車停泊在『弱智人士』的專用停車位。」

■教師問小約翰︰「你的父親是幹什麼的?」

小約翰答︰「他是醫生。」

教師問彼德,他的答案令教師有點奇怪︰「我的父親在妓寨彈鋼琴。」

教師順利地問了其他幾位小朋友,輪到威廉。

威廉答︰「他無所事事,他是經濟學家!」

何以天天上報的經濟學家可以如此休閒?於是教師去家訪。

教師道明來意後,威廉的父親道︰「我是經濟學家,但我的工作這麼複雜,怎能對七歲稚童解釋清楚呢?」

■法官要開庭審一宗醉酒駕車案,需要一個陪審團,但時間不湊合,沒有合格人士在場,最後只好請數位剛好來法院作「專家證人」的經濟學家充當陪審員。

審訊過程大約十分鐘,非常明顯,被告醉酒駕車,犯了罪。

陪審員商討了三個小時,仍未達致共識;法官等得不耐煩,派執達吏去催促。

不消一會兒,執達吏回報大老爺︰「陪審員各敍己見、各自表述,仍在辯論誰應作為陪審團主席!」

■一名經濟學系助教到鄉間度假,住在一家小客棧;他和客棧主人的女兒有染。

一年後,他舊地重遊,見他的女友抱一剛出世不久的嬰兒,她說這是他們一夕風流的結晶。

經濟學家說︰「你為什麼不一早通知我,我們可奉子成婚啊!」

嬰兒的母親回答︰「我們家裏開會研究之後,決定有一個私生子勝於有一個經濟學家的女婿!」

■一名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病逝,身後蕭條,有人發起一個一人一元的募捐運動,以籌措其安葬費;募捐者向芝加哥期交所主席募捐時,他說︰「一元,誰死了?」募捐者說明原委,主席說︰「這裏是一千元,把一千名經濟學家葬掉吧!」

■三個數學家和三名經濟學家結伴同行。

數學家買了三張車票,他們精於計算,一人一票,三人三票。

經濟學家則別有懷抱,三人只買一票。

數學家知道了,懷着幸災樂禍的心情,靜候好戲上演,因為他們知道三個經濟學家分享一張票,一定會被稽查捉個正着,罰款免不了。

稽查來查票了,經濟學家遠遠看見他逐個車廂查票、他走近時,他們一窩蜂擠入洗手間;當稽查敲廁所門時,一位經濟學家從門縫中揚了揚手中的票子,稽查在票子上打了洞,走開了。

翌日,他們換車,這一回,數學家學乖了,三人只買一票 ;但經濟學家連一票亦不買;數學家心情興奮,因為他們估計經濟學家這一趟肯定無法過關。

當稽查遠遠走來時,和昨天經濟學家的做法一樣,三名數學家以第一時間擠進洗手間,而當有人敲門時,其中一位師經濟學家的故智,從門縫中揚了揚手中的票子;但「稽查」把這張票子沒收了。

這個「稽查」原來是經濟學家,他取得這張票子,躲進另一個廁所;當稽查來敲門時,數學家因為沒有票子而被罰,經濟學家再次以最經濟的方法搭「順風車!」

■換燈泡本是稀鬆平常的事,但不同學派的經濟學家有不同的方法。

問:多少名芝加哥經濟學家才能換燈泡?

答:一個都不需要。因為假如燈泡壞了,市場會作出調整,何勞經濟學家動手。

問:換燈泡需要多少名新古典學派經濟學家?

答:這要視乎工資水平而定。

問:換燈泡需要多少名保守經濟學家?

答案一:不需要,黑暗會迫使燈泡自動更換。

答案二:不需要。如果真的需要更換,市場力量會令其發生。

答案三:不需要。只要政府不插手,燈泡便不會有問題。

答案四:不需要,因為無形之手會導致光線處於均衡狀態。

問:更換燈泡需要多少名經濟學家?

答:一名,如果他能獲得這份工作。

問:換燈泡需要多少個商學院博士生?

答:他正在撰寫論文,五年後便有答案。

?經濟學家自嘲.二之二

#林行止 #時事評論 #林行止專欄 - 極度自信 自嘲娛眾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