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6-12-8 23:42

雨聲

信報財經新聞
C14  |   副刊專欄  |   生命通識  |   By 岑逸飛        2016-12-08
       

雨聲       

最近禪修了4天,場地設於石崗的香港大學嘉道理中心。這中心就在嘉道理農場附近,環境優美,而特點是要走經一段相當陡峭約400米山坡,其建築設計是中西合璧,四周外牆是西式大石磚,而樓宇的屋頂則採用中式風格。放眼四望,所有通道都如回廊式的空中花園,綠樹成蔭,空氣清新。

愚見認為,佛寺或禪修之處,最好在遠離塵囂的高山之上。印象最深刻的是,北京的潭柘寺,此寺位於北京西部門頭溝區東南部的潭柘山麓,距市中心30餘公里。寺院坐北朝南,背倚寶珠峰,名為「潭柘」,因寺後有龍潭,山上有柘樹。寺內固然是古樹參天,佛塔林立,殿宇巍峨;但更重要的是,去的時候車子一直上山,沿途山間層層疊疊的色彩,會讓人的精神境界不斷提升。

香港大學嘉道理中心的環境雖然沒有潭柘寺的魅力,但由於設於山坡之上,居高臨下,似是與凡間隔絕,完全沒有喧嘩聲,正好是靜思己過和盤腿冥想的最佳時機。開始靜坐時禪堂外正在下雨,來自澳洲的挪威籍法師在講經時特別提到,淅瀝的雨聲倍增禪味。

置身在雨的世界,喚醒了耳朵,讓身心釋放。每一滴雨都可悄悄潛入心靈,不停跳着圓舞曲,播放純淨的天籟。雨中靜坐,特別顯得孤寂,像是品嘗一杯苦澀的茶,但靜坐久了,靜聽樹葉的沙沙聲,那是呻吟還是解脫的喜悅?每一滴雨,似乎都是命運之手在彈撥。用心傾聽,生命在沉寂中開始走向無執無我,那杯苦澀茶便滲出一縷淡淡的清香。

當然,聽雨的感覺會是因人而異。南宋末年詞人蔣捷那首《虞美人》,描述了人生三個階段的聽雨心境: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蔣捷是以「聽雨」為媒介,將數十年大跨度的時間和空間相融合。少年只知追歡逐笑;壯年飄泊孤苦;老年寂寞孤獨,一生悲歡離合,盡在雨聲中體現。但他真的是心如止水,一任雨水「階前點滴到天明」嗎?恐怕未必。人生自是有情癡,全詞浮現亡國的傷痛,他是「情癡」的表表者,因雨聲的聯想而愈想愈多,久久難以釋懷。

宋代禪僧圓悟克勤的《碧巖錄》,便記載了另一種聽雨情境:「越州鏡清寺順德禪師問僧:門外是什麼聲?僧云:雨滴聲。清云:眾生顛倒,迷己逐物。僧云:和尚作麼生?清云:洎亦迷己。僧云:洎亦迷己,意旨如何?清云:出身猶可易,脫體道應難。」

聽雨滴聲像蔣捷那樣聽,便是「迷己逐物」。空山寂靜,雨聲滴滴答答,聽了便應當下即空,雨聲雖是聲聲入耳,入耳完全不住,每一滴的雨聲都好像把內心的妄想、業障,洗得乾乾淨淨,跟虛空合一。但說得容易,正如公案的禪師說,這世間有誰不迷?人迷他自己也一樣迷,所謂「脫體道應難」,指的是當局者迷,同體大悲,眾生都悲啊!

#岑逸飛 #副刊專欄 #生命通識 - 雨聲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