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FINANCE's Archiver

sun 發表於 2016-2-10 20:16

旺角黑夜---邏輯和記憶的獨白

旺角黑夜---邏輯和記憶的獨白

陶傑  

既然你鄙視一個人,為何隨便接受此人運用權力向上稟示的「定性」?旺角發生的只是一場街頭騷亂,並非「暴動」。一九五六年的李鄭屋村青天白日旗事件,擴大至火燒九龍;一九六七年的人造膠花廠紏紛昇級至港九遍地炸彈而「打倒英帝、解放香港」,才是暴動。

那兩場暴動,分別有蔣介石的中國國民黨、毛澤東的中國共產黨在幕後精心策動,而旺角騷亂,由一群年初一擺擋的魚蛋小販受到食環署與警方驅趕而引發。

首先,英治時期(擁有記憶的人,隨時擁有鏡子)的殖民地政府,懂得管治,經濟衰退的時候,尤其新年大節,人情味先行,一定讓下層市民半條生路,睜一眼閉一眼。無牌擺檔魚蛋,不是販毒,是犯法,並非犯罪。正如新年馬路邊單黃線泊車,往往也不抄牌。

在香港地產富豪人人有私人飛機、有外國護照、富家小孩過年全家去芬蘭看北極光、整條彌敦道有幾百家周大福、周生生、謝瑞麟而舖租一百幾十萬一個月的時候,不要忘記:不論旺角還是屯門,賣魚蛋的是租不起、跑不掉、活不了的最底層一群。分別在於,他們始終是中國人,熬忍力高於突尼西亞被警方迫得自焚的鮮花小販。

如果梁特府要嚴格「依法治港」,亞視拖欠員工多月薪金、中台資老闆違反電視牌照條例而狎弄香港大氣電波、當香港人猴子耍,從來未見警方依法干預而拘查?

這就是溫家寶說的「深層次矛盾」。如所謂深層次矛盾,很明顯,溫家寶的意思是:政府和香港擁有權力的人一方,至少也有一半責任。

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一旦旺角發生警販衝突,當然會有政黨組織介入。不要忘記,一年多前的佔中,有藍絲帶和江湖社團,也加入了大量謾罵和暴力。這種現象,是社會科學。而科學現象,正如水加熱到一百度必沸騰,不以人的意志或情緒而改變。

又要講回英治時代是如何好了:彭定康和衛奕信管治時,中環下亞厘畢道的政府合署停車場,在星期天公眾假期,是讓公眾免費泊車的,後來才加收五元左右的時費。董建華一上台,「當家作主」,馬上加建鐵閘。西方普世的人情味,中國人行使權力的小家氣,高下立判。

人心的絕望、特府的低能、民生的苦困、特區官僚的僵硬、警方「執法」之神經質,當然,加上一些「激進勢力」的參與,旺角魚蛋騷亂(遠遠不是革命,香港人沒有這個級數),只是第二次,不會是最後一次。

不要忘記, 連 2001 年紐約世貿雙子塔恐襲,西方左派的知識分子,加中國官方和網絡反美的民族主義輿論,世人皆醉佢獨醒,反質問美國政府:是誰的錯誤中東政策,迫使拉登動用了如此激烈的「反抗」方式?

當你如左派常常講:一邊高牆、一邊鷄蛋的時候,即使鷄蛋橫飛,你就知道這是中國人紛紛講「要嚴格執法」的時候了,這時,你要在哲學上,超然於三權分立、超然於渴望利用此一危機搏取連任翻身的梁特,登上「客觀中立」的最高地。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